《灵枢·大惑论》原文|译文|解读

永亮 2018-10-29 15:51:54
字体调整:

  《灵枢·大惑论》出自《黄帝内经·灵枢篇》,其作者不详。并且文中主要论述了登高时发生精神迷惑、头目眩晕的道理,故篇名为“大惑论”。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《灵枢·大惑论》原文

  作者:佚名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余尝上于清冷之台,中阶而顾,匍匐而前,则惑。余私异之,窃内怪之,独瞑独视,安心定气,久而不解。独博独眩,披发长跪,俛而视之,后久之不已也。卒然自上,何气使然?歧伯对曰:五脏六腑之精气,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。精之窠为眼,骨之精为瞳子,筋之精为黑眼,血之精为络,其窠气之精为白眼,肌肉之精为约束,裹撷筋骨血气之精,而与脉并为系。上属于脑,后出于项中。故邪中于项,因逢其身之虚,其入深,则随眼系以入于脑。入于脑则脑转,脑转则引目系急。目系急则目眩以转矣。邪其精,其精所中不相比也,则精散。精散则视歧,视歧见两物。目者,五脏六腑之精也,营卫魂魄之所常营也,神气之所生也。故神劳则魂魄散,志意乱。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阴,白眼赤脉法于阳也。故阴阳合传而棈明也。目者,心使也。心者,神之舍也,故神精乱而不转。卒然见非常处,精神魂魄,散不相得,故曰惑也。

  黄帝曰:余疑其然。余每之东苑,未曾不惑,去之则复,余唯独为东苑劳神乎?何其异也?歧伯曰:不然也。心有所喜,神有所恶,卒然相惑,则精气乱,视误,故惑,神移乃复。是故间者为迷,甚者为惑。

  黄帝曰:人之善忘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上气不足,下气有余,肠胃实而心肺虚。虚则营卫留于下,久之不以时上,故善忘也。

  黄帝曰:人之善饥而嗜食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精气并于脾,热气留于胃,胃热则消榖,榖消则善饥。胃气逆上,则胃脘寒,故不嗜食也。

  黄帝曰:病而得卧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卫气不得入于阴,常留于阳。留于阳则阳气满,阳气满则阳跷盛,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,故目不瞑矣。

  黄帝曰:病目而不得视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卫气留于阴,不得行于阳,留于阴则阴气盛,阴气盛则阴跷满,不得入于阳则

  黄帝曰:人之多卧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此人肠胃大而皮肤湿,而分肉不解焉。肠胃大则卫气留久;皮肤湿则分肉不解,其行迟。夫卫气者,昼日常行于阳,夜行于阴,故阳气尽则卧,阴气尽则寤。故肠胃大,则卫气行留久;皮肤湿,分肉不解,则行迟。留于阴也久,其气不清,则欲瞑,故多卧矣。其肠胃小,皮肤滑以缓,分肉解利,卫气之留于阳也久,故少瞑焉。

  黄帝曰:其非常经也,卒然多卧者,何气使然?歧伯曰:邪气留于上焦,上焦闭而不通,已食若饮汤,卫气久留于阴而不行,故卒然多卧焉。

  黄帝曰:善。治此诸邪,奈何?歧伯曰:先其脏腑,诛其小过,后调其气,盛者泻之,虚者补之,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乐,定乃取之。

  译文

  黄帝问岐伯说:我曾步登清冷高台,上到一半地方,回头下视,而后又伏身尽力攀登,就觉得心神惑乱。我暗自诧异,感到奇怪,于是我就时而闭上眼睛,时而睁眼观望,想使心神镇定下来。但是,惑乱之感久久不能消除,时而头晕,时而目眩。我披散着头发,长跪在地,向下俯视,过了很长时间,意乱神迷的感觉仍不停止。而突然之间,这种感觉便自行消失了。是什么气造成这种情况的呢?

  岐伯回答说:五脏六腑的精气,都向上输注于目而形成为睛,睛的窝穴是眼,骨之精形成为瞳子,筋之精形成为黑睛,血之精形成为眼睛的赤络,气之精形成为白睛,肌肉之精形成为眼胞,包裹收拢筋、骨、血、气的精气而与眼的脉络合并,形成为目系。目系向上连属于脑,向后出于项中,所以如有邪气侵入项部,又遇上身体虚弱,邪气侵入得深,就会随目系进入脑中。邪气入脑,则头脑晕转;头脑晕转,则牵引目系,使目系紧张;目系紧张,就会两眼眩晕而有天旋地转之感。如邪气伤害了眼部精气,受到损伤的精气彼此间不能相互并合、协调,则眼部精气散乱;眼部精气散乱,就会造成视歧。所以看东西有重影出现。人的眼睛是五脏六腑的精气汇合而成,营卫魂魄经常输注养护于它,它是由神气生成的。神过于劳累,就会魂魄离散,志乱意迷。瞳子黑睛法于阴,白睛赤脉法于阳,所以阴阳合聚,则目睛明亮,可以视物。眼目是心的使者,心是神的居舍,所以,如果神分精乱不能聚合,又猝然看到异乎寻常的地方,精神魂魄散而不相协调,所以就有迷惑之感。

  黄帝说:我怀疑实情未必是这样。我每次去往东苑,步登清泠高台,没有不产生眩惑之感的时候,离开那里就恢复正常,难道我单单为东苑这地方劳神吗?这是多么奇怪呀!

  岐伯说:不是这样。心有所喜好,神有所厌恶,喜、恶两情猝然并行相感,就会使精神紊乱,导致视觉错误,因而产生迷惑之感,待精神欲念转移之后,就又恢复正常。以上所说的现象,轻微的叫做迷,严重的叫做惑。

  黄帝问:人有患健忘症的,是什么气使他这样的呢?

  岐伯说:这是由于上部之气不足,下部之气有余,肠胃之气充实而心肺之气虚弱。心肺气虚,营卫之气就会留滞在下部肠胃的时间较长,不能够按时向上流注以输布心肺,所以容易遗忘。

  黄帝问:有人容易感觉饥饿而又缺乏食欲,不喜进食,是什么气使他这样的呢?

  岐伯说:阴气并合而聚于脾脏,阳热之气留在胃中,胃热,谷物就消化得快。谷物消化得快,就易觉饥饿;胃气逆而上行,就会导致胃脘虚寒,所以不喜进食。

  黄帝问:不能安卧入睡的病,是什么气造成的呢?

  岐伯说:是卫气不能入于阴分,经常留滞于阳分的结果。卫气留滞于阳分,就会阳气充满;阳气充满,阳蹻的脉气就盛实。卫气不能入于阴分,则阴气虚,所以不能闭目入睡。

  黄帝问:双目常闭,不能睁眼看视的病,是什么气造成的呢?

  岐伯说;是卫气留滞于阴分,不能入行于阳分所造成的。卫气留滞于阴分,阴气就盛实,阴气盛实,阴蹻的脉气就充满。卫气不能入行于阳分,阳气就虚弱,所以眼睛闭而不睁。

  黄帝问;有人喜欢卧睡,是什么气使他这样的呢?

  岐伯说:这种人肠胃偏大,皮肤粗涩,分肉不滑利。肠胃偏大,卫气停留的时间就长;皮肤粗涩,分肉不滑利,卫气就运行得缓慢。卫气白天常运行于阳分,夜间运行于阴分。所以,阳气已尽,人就想卧睡;阴气已尽,人就醒来。如果卫气停留于阴分的时间长,其气不纯净,人就想闭着眼睛,所以喜欢卧睡。如果肠胃偏小,皮肤滑而弛缓,分肉也滑利,卫气留在阳分的时间长些,因而想卧睡的时间也就少了。

  黄帝问:有人并不是经常好睡,而是突然之间变得好睡了,是什么气使他这样的呢?

  岐伯说:这是由于邪气留滞于上焦,使上焦之气闭塞不通,以及吃得过饱,或是饮汤水过多,都会使卫气久留于阴分而不能畅行达于阳分;所以会突然之间使人喜睡起来。

  黄帝说:讲得好。应如何治疗上述诸病邪呢?

  岐伯说:先诊视患者脏腑,治除那些轻微的邪气,然后再调理营卫之气。邪气盛的用泻法,正气虚的用补法。一定要先了解形体与心志的或苦或乐,还须候察四时八节的风气,待风气静定,方可取穴刺治。

  解读

  “大惑论”是《灵枢经》篇名之一。

  《灵枢经》又名《灵枢》、《黄帝内经灵枢经》、《针经》,别称《九卷》,为《内经》组成部分之一。原书9卷共81篇。本书与《素问》所论述的内容相近,尤详于经络、针灸,在介绍基础理论和临床方面则与《素问》内容互有补充阐发,是研究我国秦汉以前医学理论,特别是针灸疗法的重要文献,素为历代医家所重视。

  惑,迷乱眩晕之意;大,言其甚也。本篇首先论述登高而惑的机制,之后重点论述了眼睛的生理结构、病理变化及其与五脏、脑的关系。同时,阐述了善忘、善饥、不得卧、少瞑、多卧等病证是由于营卫逆行、阴阳偏盛偏衰所致。篇名为“大惑论”,含义有二:一因篇首有登高而惑之论述,二为篇中所论病证,释疑解惑。本篇关于眼睛的生理结构与五脏精气的密切关系之理论,为后世中医眼科学的“五轮学说”奠定了基础。


相关文章:

1.《灵枢·论勇》原文|译文|赏析

2.《灵枢·针解》原文|译文|要点

3.《灵枢·论痛》原文|译文|要点

4.《灵枢·本输》原文|译文|要点

5.《灵枢·决气》原文|译文|要点

    更多+古文典籍